主页 > 万豪国际娱乐平台 >

控制人口来解决城市病?新加坡规划之父不认同

2018-10-01

原标题:“新加坡规划之父”刘太格:中国大城市的规划问题出在哪里

规划的一个问题就是口号大家都懂,但口号的定义是什么。什么叫CBD、城市、片区,要有定义才能够把它规划好。如果一个病人告诉医生他肝痛,但这个医生不知道什么叫做肝,他怎么治呢?

《财经》记者 熊平平 | 文朱弢 | 编辑

雄安新区设立一年半以后,各项规划仍在加紧编制中,当前已进入“关键阶段”。

横空出世的雄安新区,各方寄予厚望,据称大量符合未来发展方向的改革创新举措会在雄安先行先试,为解决大城市病提供“中国方案”。

作为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关键承载地,未来雄安新区将会如何规划,人口规模将是多少?受到各界密切关注。多数国内专家认为,雄安人口密度不宜过高,人口规模应该控制在300万-500万。但享有全球声誉的“新加坡规划之父”、新加坡宜居城市中心咨询委员会主席刘太格表示,雄安新区人口规模至少要达到1500万。因为毗邻的北京、天津都是两千万人口,雄安只有具备足够的人口规模,才能够参与城市竞争。

刘太格。图/中新

在接受《财经》记者采访时,刘太格表示,面对城市规模扩大的趋势,不应控制人口规模,应先从城市的基本功能规划做起。他认为,中国是全世界最有可能、最应该做好城市规划的国家。

雄安新区多少人口才合适?

《财经》:在城市的各项要素中,人这个要素是最关键的。有中国规划专家认为,雄安适宜人口规模应该为300万—500万,比如中国社会科学院就建议雄安新区人口密度不宜过高,初始人口规模在100万左右,远期控制在500万左右。你认为雄安人口规模多大才是合适的?

刘太格:中国政府希望通过雄安新区来缓解北京的城市病。北京、天津、雄安新区好比三个大力士,如果北京、天津是重量级的,雄安却是一个轻量级的,它肯定敌不过这两个城市,雄安必须要有一定的分量、一定的力度,才能够缓解北京的问题。

我虽然没有精确测算,但我觉得雄安起码要有1500万人口,因为北京天津都是两千万人口,雄安新区只有达到1500万到2000万,才能够与既有的城市竞争。500多万的人口规模我担心解决不了问题,如果这个没有解决好,后面的工作做得再完善,也是白做。

《财经》:从规划的角度来说,确定了人口规模之后,接下来要做什么?

刘太格:定了人口之后,要把底下的功能规划齐全,就好比一个人自身五脏要齐全,不能说只把北京不要的功能放到雄安新区。还是举这个例子,如果北京、天津、雄安是三个重量级的摔跤家,虽然雄安也是重量级的,但没有肺、肝,那怎么跟其他摔跤手竞争,因此,五脏必须齐全,要把城市基本功能做齐全。

《财经》:也有一些城市规划专家认为,雄安新区、河北省、北京市在整体布局中,是有不同的角色和分工的,是不是意味着不用五脏俱全?

刘太格:这和我的观点是不冲突的。拿北京、天津和雄安不同的定位来说,北京是一个哲学家,天津是个商人,雄安是一个企业家,可无论你是哲学家、商人还是企业家,人的基本功能都必须有的,就好像你的孩子喜欢唱歌,但不能一辈子就只是让他学唱歌,文字也不会、数学也不会,那你说这个人能不能唱好歌呢?

在具备城市基本功能的基础上,才能选取一些特殊功能。不过现在我也有一点担心,对雄安的定位太特殊,会不会忽略了城市的基本功能。

《财经》:外交部长王毅此前在向全球推介雄安时,提到会将大量符合未来发展方向的改革创新举措在雄安先行先试,为解决大城市病提供“中国方案”。如何理解“未来之城”这一概念。

刘太格:要做未来之城,先要知道今天人类生活上的基本功能是什么,知道了人类的基本需求就等于知道了未来。但要研究今天人类的基本生活需求是很费劲的,很苦很笨的,没多少人做这个研究。

如果说是“未来之城”一下子就能把名气打响了,所以每个人都在讲未来,其实把基本需求规划做好,就是等于在创造未来。

图/视觉中国

限制人口治理不好城市

《财经》:你一再强调一座城市要想发展好,必须要有好的规划,为什么?

刘太格:以我在新加坡的经验,经济发展顺畅跟好的城市规划是有关系的。因为有好的环境,功能也会做得好,配套会做得好,那我们就可以吸引更多的外来投资者、人才。

《财经》:中国很多大城市的规划都提到了控制人口,并把这称为解决城市病的方法,你认同这种观点吗?

刘太格:我是很担心这样的说法,因为有大城市病,就控制城市的规模。其实我们要先问一下,为什么这些城市有这么大,就是因为这些城市的经济发展得非常好,有经济发展就有就业岗位,有就业岗位就需要人口,如果限制人口,经济就不能发展,这个不是任何城市领导者想要的结果。

所以我的立场是,我们要接受城市的人口规模,尤其是中国大城市人口未来是会继续增长的。所以,问题不在城市人口过多,问题是在这一情况下,要怎么样解决城市问题。

《财经》:但大城市病是真实存在的,生活在其中的人每天都能感受得到。

刘太格:所谓城市病指的什么呢?一个是污染,一个是交通严重堵塞,再一个就是生活配套非常不方便,其实这些问题都可以通过明智化的规划来解决。一是要把人们生活上的基本要求梳理好;二是把城市视为一个族群,比如北京我要把它当做一个家庭,有若干个祖父母,组成一个星座城市,祖父母下面还有父母,他们的孩子就是片区。一个家庭是这样子,一个公司也是如此,一个总部董事长,下面有总裁,总裁下面分若干个分公司,分公司有它的总经理,下面再分成中级的经理等等,城市也应该如此。如果一个庞大的国际性公司,只有一个董事长一个总裁,下面都是员工,这个公司能运转好吗?

《财经》:现在城市的规划问题出在哪?

刘太格:北京、上海这些特大城市,问题在把它们只当做一个城市来发展,相当于把五六个人的体重放在一个人身上,你说这个人健康不健康?如果把五六个人的体重分摊给五六个人,那每个人都是健美的。

因此,我是希望把每个北京、上海这样的城市,能分成五六个城市,但距离是很靠近的。同时每个城市里面所有的功能都是齐全的,所以理论上如果你住其中某一个城市,你一辈子不到另一个城市都可以。

《财经》:你在新加坡是这么实践的吗?

刘太格:新加坡是个小地方,我是把这个500多万人口的城市规划再分割成5个100万左右的片区,每个片区里面的功能就相当于一个小城市。每个片区里面有小学、中学、大学、医院,有工业、商业集聚场所,其实你就相当于住在小城市,有可能一辈子不到市中心去。

《财经》:中国的城市在规划上也是有很多功能分区,如商业区、工业区、政务区等,这有什么不一样?

刘太格:功能分区我觉得理念上是可以的,问题在于先要搞清楚,什么叫做城市?多少人口规模叫做大城市?我认为是不低于200万不超过500万。什么叫做CBD?有没有解释?有很多人连定义都没搞清楚。

没有把定义讲清楚,怎么把规划做好?所以规划的一个很大问题就是口号大家都懂,但是口号的定义是什么,什么叫CBD、城市、片区,要有一个定义才能够把它规划好。如果一个病人告诉医生他肝痛,但这个医生不知道什么叫做肝,他怎么治呢?

中国最有条件把规划做好

《财经》:你的意思是很多城市对规划的基本问题都没搞清楚?

刘太格:对。规划上来说,很多基本的功能还没有搞明白。我已经划出一个城市的基本模式,我经常跟各地的领导说,如果你能够帮我找一片300平方公里平地,我可以用基本模式当做一个规划图,给你们建一个300万人口的城市,这里面的定义讲得一清二楚,在这个底下有片区,片区底下有卫星镇,功能都是齐全的,为什么没有人下这种功夫呢?

《财经》:一些规模不大的城市,并没有那么大的聚集度可以建立那么多的功能,但是也出现了交通拥堵等问题,这怎么去解决?

刘太格:那这个完全是规划的问题,交通布局都做得不合理,我也看到很多中心城市经常堵车。我要补充一下,在全球能够把规划做好的国家,除了新加坡之外,就是中国。为什么呢?中国的土地是国有的,没有哪一个西方国家市长能决定这么做就立刻做,都要经过几年不同党派的争议,而且政府拥有的土地很少。

中国的城市政府重视规划,唯一缺乏的就是正确的规划理念和规划技术,所以为什么我一直强调规划理念,就是希望他们把这个弱点重视一下。

《财经》:你觉得哪一块区域规划做得更好?

刘太格:其实都有它们的问题,香港近来规划界也在积极讨论,到底怎么样可以把香港的环境做得更好,尤其是他们的住房问题特别严重。新加坡有很多方面是值得中国参考的,中国土地是国有的,政府本可以做得更好,但缺乏的是更明智化的政策,更明智化的规划。

《财经》:你认为如何增加小城市的吸引力?

刘太格:这个我是比较外行的,但我认为首先是要有适当的经济政策。如果把中小城市的城市功能、环境做得更完善,它本身是有吸引力的。

中国的超大城市很多,有些人觉得住在超大城市压力比较大,愿意到中小城市,如果中小城市给他们另外一种比较轻松的环境,提供他们一定发挥才华的能力和机会,相信他们也会去的。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主页